世锦赛金牌到手后,梁瑞还想破一次世界纪录

梁瑞

成为中国竞走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照片/视觉中国

9月29日,梁瑞在2019年多哈世界田径锦标赛上为中国代表团赢得了女子50公里竞走的第一枚金牌,这也是中国田径史上女子50公里竞走的第一枚金牌。10月7日,甘肃女孩带着荣誉回家,受到定西市岷县人民的热烈欢迎。她欢迎今年难得的短暂假期。她也希望花更多的时间和父母在一起。

她于2015年首次入选国家步行队,并于2017年底开始练习女子50公里步行。梁瑞贤去年打破了世界纪录,今年又获得了世界锦标赛金牌。25岁的时候,她已经成为步行团队的领导者之一。在接受《新京报》记者独家采访时,梁瑞为明年设定了两个小目标:“明年的世界杯希望打破另一项世界纪录。我还想参加接下来的20公里资格赛,以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。”

特殊天气下的保守策略

冠军稳定在30公里。

新京报:从第一枚金牌到现在,在过去的十天左右,我收到了很多祝贺。我经常想起我赢得冠军的那一刻吗?

梁瑞:我自己也很好。因为我们这边是一个小镇,所以没有这么特别的荣誉。我回来的那天,许多人在火车站迎接我。最近,我的家庭也很大。我的亲戚朋友来祝贺我。因此,我仍然不时提到世界锦标赛的经历。

新京报:多哈炎热潮湿的天气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比赛前教练给了你什么战术?

梁瑞:因为天气特殊,教练的安排必须保守。他告诉我在前面慢一点,看看后面会发生什么,以确保比赛先结束。那种天气真的不允许我们走出什么样的好成绩,首先要保证赛后,然后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争夺奖牌。如果情况允许,再去争取金牌。

新京报:你有信心在比赛前赢得冠军吗?

梁瑞:我想我不是唯一遭受这种天气的人,而且每个人都肯定不习惯。因为赛前训练系统化,准备充分,教练对我更有信心,我也觉得只要我踢得正常,就不会有问题。教练的计划,我终于完成了95%,这个过程基本在预期之内。

新京报:包括另外两名中国球员在内的几名外国球员并不太弱。这会给你带来压力吗?

梁瑞:起初,每个人都在一起,走得很慢。很快我们就只有四个人了,卫冕冠军亨里克,意大利球员,李茂措和我。比赛期间,我听说他们呼吸很重,脚下的节奏有点混乱。我觉得这两个外国选手不会持续太久。李茂是后期唯一的对手。

新京报:你开始觉得这枚金牌稳定了多少公里?

梁瑞:她(李茂措)一直试图在旅途中前进,拉开差距,我也多次赶上她。当她到达20公里时,她的体力慢慢下降。在30公里处,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很明显,我的体力仍然很好。那时,我想,冠军肯定没问题。然而,我仍然想确保一个平稳的完成,因为它只有30公里,在接下来的20公里中可能会有一些问题,所以我一直在保存我的力量,并把最后的20公里做好。

梁瑞赢了

多哈世界锦标赛

女子50米竞走冠军。数字/端口

很高兴尽早适应多哈

感谢刘虹放弃配额。

新京报:你和杨佳瑜是第一批抵达多哈的球员。早期适应性训练对你的表现有帮助吗?

梁瑞:就在我去多哈的前两天,我特别安排了比赛前的训练,大约晚上11点,每天10公里。那时,我走下来感到头晕恶心,特别不舒服。此外,每公里步行大约6分钟基本上就是散步。十公里已经这么不舒服了,我怎么才能到五十公里?起初这很矛盾,但后来情况一天比一天好,各方面都很快适应了。比赛真正开始的那一天,看到赛道边的灯光,我甚至感到非常兴奋。提前几天去是件好事。

新京报:赛后张福鑫教练如何评价你的表现?

梁瑞:教练对我很满意,因为没有问题,比赛顺利结束。这也帮助中国队赢得了第一枚金牌。包括天官中心的领导也一直在监督比赛。准备比赛时,他们在场。他们一直等到比赛结束。比赛结束后,他们对我说了很多祝贺和鼓励。

新京报:这次比赛相当颠簸。以前的试验表现不太好,最终他们能够补充竞争。具体情况如何?

梁瑞:是的,试镜中有一些问题。比赛开始的时候,我没怎么注意吃饭。比赛期间我呕吐了,胃有点抽筋。我根本不能走路。最后我没有拿到前三名,这仍然是一个遗憾。最后,洪姐姐(刘虹)放弃了这个机会。在她选择20公里后,50公里处有50多个地方。领导们考虑了各种情况,最后给了我位置。

新京报:你珍惜这个机会吗,尤其是当你失去配额的时候?

梁瑞:听到这个消息,我真的很兴奋。突然,我又有了这个机会。我非常珍惜它,当然我感到很大的压力。毕竟,我们肩上的责任更重。我认为我们不能让每个人失望。我们身后的训练也很艰难。

新京报:这次世界锦标赛不再有试驾事故。比赛前你是如何调整身体状况的?

梁瑞:当一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佳时,他或她会通过大量的训练或比赛达到极限时呕吐。根据我们的陈述,它是最高的,到了那个时候,身体受不了肯定会有反应。另一件事是注意饮食,在准备高强度的比赛时尽量吃一些容易消化的东西。

梁瑞

我希望明年打破另一项世界纪录。照片/视觉中国

明年再次打破世界纪录。

20公里短跑奥林匹克资格赛

新京报:下一步安排是什么?培训什么时候开始?

梁瑞:每个人都一样。我也休息了大约半个月。假期结束后,我去了秦皇岛,进入了下一阶段的培训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后,我参加了冬季训练。

新京报:奥运会上没有50公里竞走。你之前提到过你会回到20公里竞走。你要怎么做?

梁瑞:很简单。明年将是奥运会,还是你想尝试接下来的20公里?

新京报:这种变化是从冬季训练开始的吗?

梁瑞:冬季训练仍有50公里长,暂时不会改变。因为明年将有一场步行队世界杯,教练也希望我打破50公里的世界纪录。他认为我有这种能力,有很大的潜力去发掘。明年的世界杯将在白俄罗斯举行,那里五月更凉爽,气候更舒适,运动员的消耗量小,很容易取得好成绩。我也想为打破记录做好准备。

新京报:20公里和50公里训练的具体区别是什么?

梁瑞:我在2017年12月从20公里变成了50公里,大约一个月。通常是训练量和训练强度的变化。如果是20公里,它的训练比例较小,但训练强度较高。50公里的训练量相对较大,平均速度将低于20公里。然而,整体差异并不太大。

新京报:刘虹和杨佳瑜是20公里项目的著名运动员。他们会担心内部激烈的竞争吗?

梁瑞:和他们相比,我在速度上确实有很大差距,但是我仍然需要给自己一些信心,不要担心。独自努力工作是好事,如果你有能力,没有能力,没有办法,不要想太多,只要尽力而为。

新京报:你为明年的奥运会设定了哪些小目标?

梁瑞:首先是明年的世界杯,希望打破另一项世界纪录。我还想参加接下来的20公里资格赛,以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。我们国家的竞争真的很激烈。他们有很高的标准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想尝试得到一个更好的选择。如果我得不到,我不会后悔。

新京报记者徐邦银

编辑王锡冲校对李丽君

江苏快三投注 北京快3投注 万博manbetx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