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静对待Mate30发售给概念股带来的机会 华为从“去美化”

全文由2273个单词组成,阅读大约需要5.4分钟。

文|韩平

编辑|曹薛婧

a股市场上周大幅波动,科技股热过后出现大幅调整。直到周四(9月26日)晚,华为的年度旗舰手机材料30和其他新产品才发布,以华为概念股为首的科技股才在第二天反弹。事实上,市场的起伏反映了各种基金在当前的主要差异。

目前,华为概念股(基于106只风华为概念股)在一个股票市场的股价在一年内翻了一番,达到15只。其中,上海电力公司、威尔公司、文泰科技公司和中国软件公司都增长了250%左右,年增长率超过50%。

εεεε

5g的国内替代推动华为的理念更加强大

华为的概念为什么会变得强大?从a股市场的整体情况来看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贯穿整个科技领域的两个投资逻辑是用国内产品替代5g。华为的确是一家非常特殊的公司。它是5g建筑领域的巨头,也是中国ict行业最完整的公司。自从华为在5月16日被美国商务部列入“实体名单”以来,国内基站和移动终端的替代品都被迫进入这一过程。相应地,华为产业链中的上市公司也叠加了用国内产品取代5g的两条最强主线。这意味着相关a股上市公司将获得更多订单。

然而,华为的理念中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考虑。“本地化”能在未来一两年内完全有益于华为的产业链吗?对华为来说,由于基础好、自控能力强、产品结构完整,放弃自主研发的可能性极低,在这一波浪潮中加快产业链的国内替代也是一个明显的趋势。

9月26日,华为的mate30以高价出售。“一分钟五亿元”和“三小时一百万台”的新闻在屏幕上一个接一个地闪现。这款手机似乎已经成为今年的爆炸模型。同时,mate30的定位率也非常有吸引力。那么,华为的本地化率是多少?关于这个有很多谣言。

各方数据显示,去年华为子公司海狮的收入达到503亿元,同期华为芯片进口采购量为210亿元,自给率约为35%。考虑到华为去年的先进采购和其他一些国内核心组件的采用,华为的本地化率应该超过50%。

据说mate30的本地化率高于去年售出的mate20。这意味着中国国内供应商已经是华为的核心供应商。在即将到来的5g浪潮之后,其股票份额的增量订单将成为焦点。随着本地化的发展,替代供应商着眼于份额递增的增量订单。前者在确定性方面更高,后者在灵活性方面更优越。

新产品本地化率的大幅提高,似乎从华为的概念来看,将当前市场带入了一个集体狂欢的模式,仿佛华为的全面本地化指日可待,甚至认为它可以无所不能,称霸当今世界。就在上周末,华为宣布已经生产出不含美国组件的5g基站,这无疑是对华为概念的又一刺激。但是,不包括美国组件真的代表所有本地化吗?市场应该保持平静。

εεεε

“本土化”不同于“去美国化”

“本地化”和“美化”不是一回事,而是两个概念。“去美化”是一个有意识地减少并最终不使用美国组件的过程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组件都是国产的,尤其是高端芯片。以mate30为例,在替换美国核心部件制造商的过程中,最大的赢家是日本村田制造研究所(6981.t),它吃射频前端(rffe)。这也意味着国内制造商在这一领域仍然薄弱,村田的技术水平实际上与美国主要制造商西卡新闻(Sika News)、qorvo和伯通仍有一定差距。类似的情况包括存储器芯片、ad/da甚至fpga等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美化”并不意味着在短期内实现完全本土化。

与此同时,就华为海斯自身而言,切断知识产权指令集、合同制造和eda的可能性所带来的打击仍然是毁灭性的。其中,ip指令集是arm,一家英国公司,在全球移动终端中占据绝对垄断地位。Eda工具是芯片设计不可缺少的软件工具。目前,主要有synopsys(也是全球第二大知识产权提供商)、cadence和mentor(已经被西门子收购),所有这些公司都是美国或美国公司,几乎形成垄断。虽然这些不是硬件领域,但足以让中国成为黑森的命运。

如果无法获得新的arm架构,赫斯芯片性能的迭代速度可能会变慢。如果eda版本无法更新,Hesse最多5纳米的工艺迭代也将受到限制。毕竟,半导体产业链不同于传统制造业,主要主导制造商设置的专利壁垒类似于说:“你很清楚哪条路通向目的地,但那条路被许多壁垒挡住了,你必须找到另一条路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华为最大的弱点是它的制造被TSMC控制。即使知识产权和eda的授权仍然可以推迟,TSMC的合作是华为海斯最重要的关系。赫斯属于一家典型的设计公司(无工厂),需要找一家铸造厂来生产芯片。目前,全球铸造工厂中只有TSMC和三星的制造工艺不到10纳米,而TSMC是唯一能够实现7纳米大规模生产的国家。另一方面,中国领先的制造商SMIC仍在进行28纳米制程,14纳米仍未大规模生产。换句话说,华为的高端机器必须由TSMC制造。当然,从实用的角度来看,TSMC的7纳米订单量大,价格优惠。从商业角度来看,双方分手的可能性仍然不高。

此外,鸿蒙还需要质疑取代安卓的可行性。事实上,对于操作系统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所谓的流畅,而是生态系统和用户习惯的成熟。如果鸿蒙不能有颠覆性的创新(类似于当年推翻塞班统治的安卓和ios系统),而只能以模仿者的身份出现,他能说服多少消费者掏腰包?

事实上,华为本身,尤其是任郑飞,有一个相对务实的观点。它认为华为是一家商业公司,光环更少,耐心更大,愿意在领先时进行客观比较。在极端情况下,产品落后一两年,他们愿意鼓励他们。这可能是对华为最大的支持。

当然,这只是华为期待的投资者的某种情绪。对于投资者是否仍能对华为产业链中的企业进行高估值,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辛迪加将302只股票标为华为的概念,其中125只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下降,16只显示业绩持平或新股没有同比数据,只有161只显示同比增长。在股票的这一部分,投资者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收入和应收账款之间的关系,以及相关的净资产收益率。

最新数据显示,整个华为概念股的动态市盈率已经相当高,约为87倍。详情见下图,其中平均值为整个华为板块的平均值。

(数据源对应)

结束。

重印请在文章底部留下一条信息,注明公开号码的名称和标识;请在转载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于鸿侃金融(hkcj2016)和作者。

————

极速飞艇下注